坦白说,亲爱的

OrangehasIce:

  • 迈克

把“味道”轻轻隔开,就像两个相爱的人短暂分离,正好冷静自我检讨。看见自己的不足,发现对方的长处,再度相逢肯定有空前的谅解和亲密---当然“小别胜新婚”更多时候是非理性的纯肉体欢愉,既熟悉又陌生,造就朝对口晚见面剥削了激情。

两小时的过眼烟云,有本事叫人天涯海角梦绕魂牵,一生一世反复玩味,营营役役的现代都会囚犯不可能明白。近年的电影文字越来越不好看,正因为这种情怀完全蒸发,报章杂志聊备一格的所谓影评只是消费指南,不提供其他三个方向的乐趣。不要说指望影评人入心入肺,写情信一样倾诉爱慕,单单期待他们不要把良心遗留在奔往戏院的出租车上,已经是负担不起的奢侈。最惊人的是没有自知之明,上网这里抄几句制作花边,那里引两行导演身世,就巍然成一家之言。唯一的好处是效忠点水蜻蜓的精神,在振振有词也不是认真的,大人大量一转头忘得干干净净,读者就算觉得碍眼也不必和他们计较。

是你,当日的甜言蜜语教我盼望幸福;是你,签下空头支票暗示我发达在望......失恋、失婚和失业的人,通常把责任推到对方头上,很少会反省自己。食得咸鱼抵得渴,既然把欲望投注在幻影,总应该做好心理准备,“破灭”不是会不会,而是几时。

柴油酱醋盐,混合的千般滋味统统滞留在心头,理智要张三李四分享,最方便莫如借助集体记忆的景点,一经提醒,听者自动掏出珍藏的纪念相片对照:前九七,后八九,约翰连侬被枪杀的一天,九一一击中神经线的晚上。现在进行式的《万历十五年》,有一天当然也难免成为回忆地图上的标志,在从前,一个叫香港的都会,繁华日渐凋谢的黄昏,有那么一撮人,排了那么一出戏⋯⋯

普罗大众总以为命带桃花的男人都长得像梁朝伟,其实纯属美丽的误会。身边的实例举出来太伤感情,还是翻阅历史比较安全。譬如女伴如走马灯的杜鲁福,你说他貌似潘安么,倒真的不见得,况且虽然以滔滔不绝妙语如珠取胜,声音也并不特别悦耳。但是曾经在他影片出现的女演员就是难逃一劫,珍·摩露 (Jeanne Moreau)、法兰素娃·多丽雅 (Fran?oise Dorléac)、嘉芙莲·丹露 (Catherine Deneuve)、芬妮·雅唐 (Fanny Ardant),个个应声而倒,历年来幸免的似乎只有伊莎贝·雅珍妮(Isabelle Adjani)。

章诒和在《最后的贵族》描写的女人汤丸罗隆基,照印在书里的图片显示,也与认可的英俊很有一段距离。这一位的吸引力,作者倒写得清楚,有学问有口才,具生活情趣,而且颇得贾宝玉真传,懂得低声下气讨人欢心。难怪“十七岁的我,生平第一次受到一个男性如此体贴入微而又礼貌周到的接待”,晕其大浪了。



评论
热度 ( 9 )
  1. 绿黛OrangehasIce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小小蝌蚪OrangehasIce 转载了此文字
  3. trend of the shareOrangehasIce 转载了此文字
  4. 芷梦OrangehasIce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绿黛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