永恒的气质之(二) 张可

Adore:


二. 几生修得梅花福

隔了很久,才来写第二篇。

书页一一翻过去,你会发现,人生有时无常到没有任何轨迹可循。


很多人用完美形容张可。

我喜欢的正是骨子里散发的真正的淑女气质。

永远宠辱不惊,永远具备爱和美德。

外表朴素,内心清明。

而一旦你拥有这样的内在,外表及气质上的清丽也随之而来。


要说淑女表白,还真是闻所未闻。

而张可说“我喜欢王元化,他是个真诚的人“,其惊人的坦率,对我而言,不啻阿珩之于蚩尤那一句。

我见过很多有才华的人,他们往往怕别人不知道他们的才华,竭尽全力施展,——那当然也会获得一些倾慕;

而作者说到张可,用了”和婉隐忍“”清醒慧黠“,竟比高谈阔论有力得多。


特殊的历史时期,王元化受到严酷的审查隔离。

”他是一个为了精神生活而生的人,丰富高雅的精神生活才是他真正渴求的,他被确诊为心因性精神病,正是源于他精神世界的坍塌。“


前两天,我还在说文艺,那些轻飘的理解,在重大的人生面前,脆弱得不堪一击。

不过,但凡有一点入门,就能明白对文人来讲,上面这一句意味着什么,它可以令你在几十年后,几百年后,读之心碎。


而心碎、眼泪,这些太文艺,现实中没有奢侈的时间酝酿。

张可悉心照顾着王元化的身体,更为他带来了精神食粮。

那些隐喻的,深邃的文学,给予病人最温存的安慰。


几经磨难,王元化奇迹般地康复,而张可于1979年忽然中风,从此听写具废。

上一篇的宋清如是主动放下了纸和笔,这一篇的张可却是”被“失去了读写能力(我当然这么理解)。

而张可什么样?

在经历过多少次无妄起落之后,再次坦然地接受了命运的安排。

终于在拥有赤子之心后,换变成一个需要王元化照顾的”孩子“。


学生们有时来做客,看到张可,常常慨叹:

现在你到哪里找这样气分的女孩子来?

——这是我听到的对一个女人最高的评价。


当人生的风云渐渐散去,对心怡的人,是要奉上喜欢,倾慕,还是赞叹?

似乎它们都太轻了。

不如用这一段话来结尾:

一切消逝的,不过是象征;那不美满的,在这里完成;

不可言喻的,在这里实行;永恒的女性,引我们上升。

——《浮士德》

评论
热度 ( 22 )
  1. 绿黛duoduotalk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正能量duoduotalk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my colorful world
  3. 在路上duoduotalk 转载了此文字
  4. 赖卫烽duoduotalk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才女,气质女,美女,理想型
  5. 一米阳光duoduotalk 转载了此文字
  6. 花颜duoduotalk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绿黛 | Powered by LOFTER